特朗普寻求最高法院选举案撤消机密文件案

全美电视7月6日华盛顿报道,美国最高法院在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选举干预案的裁决证明,特朗普将有许多新的机会可以挑战特别检察官史密斯(Jack Smith)的起诉,并要求最高法院选举案撤消机密文件案。

最高法院以6票赞成、3票反对的结果裁定,总统不因其官方行为而受到起诉,并因“在其官方职责的外围范围内”的行为,“至少获得推定的刑事起诉豁免”。

法律专家认为,特朗普有几种途径可以寻求撤销佛罗里达州的案件。

特朗普在7月6日周五要求法官坎农(Aileen Cannon)进一步推迟由于一系列缓慢的动议仍有待裁决的机密文件案。此案仍没有审判日期,以便权衡该决定的影响。

特朗普还要求法官参考托马斯(Clarence Thomas)法官的反对意见,以支持特朗普的论点,即不应允许史密斯继续担任检察官。但这并不是特朗普在最高法院做出最新裁决后可能寻求推翻此案的唯一选择。

虽然特朗普在非正式行为上没有豁免权,但在紧急情况下,责任由政府承担。

起诉书的大部分内容都集中在特朗普离任后的时间上,法律专家表示,这使得他们更难辩称这些是“官方行为”,但特朗普并非没有选择。

特朗普坚称,他在任职总统期间将这些文件称为“私人”文件,这意味着它们不能被视为敏感的政府机密。联邦检察官驳斥了特朗普的说法,即《总统记录法》允许他将从白宫拿走的文件指定为个人文件。

法律专家表示,他们预计辩方将重新讨论特朗普在离开白宫后如何以及何时解密机密文件的争论。

佩珀代因卡鲁索法学院(Pepperdine Caruso School of Law)副教授约翰逊(Joel Johnson)说,“结果将取决于坎农法官是否将特朗普在任期结束时将这些文件运送到海湖庄园的决定定性为一种将这些文件指定为个人的官方行为,以及她是否认为这一行为是刑事指控所依赖的基本前提。”约翰逊表示,法院的裁决可能对特朗普有利。

约翰逊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我预计他的法律团队会进一步强调,他在离任前将这些文件指定为私人文件,这样做是在执行一项官方行为,根据今天上午最高法院的裁决,这至少可以推定他不受刑事起诉。”“因为刑事指控来自那项官方行为,特朗普的团队可能会辩称,它们应该在总统豁免权的基础上被驳回。”

其他专家表示,虽然对这一论点持怀疑态度,但坎农可能倾向于听取这一论点,因为他花了很长时间听律师们以广泛的理由提出驳回指控的辩护动议。

曾在马萨诸塞州地区担任助理联邦检察官的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法学副教授科恩(Jeffrey Cohen)说:“从表面上看,这起案件是关于未能履行官方行为。所以你希望豁免裁决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科恩表示,他“担心的是,法院对豁免裁决的表述含糊不清,会让机密文件案的辩方在质疑此案时产生困惑。”

他说,辩方可以指出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试图将所有非官方行为挂钩”,并制造关于未能归还文件是否正式的混乱。

科恩说:“我认为法院认为自己对非官方和官方行为的区分非常清楚,但它所做的是花了很多篇幅来混淆什么是官方行为,什么不是官方行为。”

科恩担心坎农“会混淆这些问题”。科恩认为,“这件事不应该有什么混淆;这都是非官方的行为。”“他没有回应传票,隐藏文件,这一切都是以普通公民的身份进行的。”

发表评论
Subscribe to AMTV newsletter
Sign up here to get the latest news, updates and special offers delivered directly to your inbox.
Welcome to AMTV. 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