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承认特朗普总统一直是正确的

美联储通货紧缩的货币政策抑制了增长,压低了工资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上周在虚拟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研讨会上承认,美联储在过去几年里一直低于2%的年度通胀目标,现在美联储承诺将目标定得更高,以便向经济中注入更多的美元流动性。

自2007年至2009年的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主席通常一直利用在8月底举行该研讨会发表主题演讲,来暗示货币政策或经济前景的重要转变。

经济学家斯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9月4日在福克斯商业网的文章中说,“美联储终于承认特朗普总统一直是正确的”。鲍威尔的演讲可以总结为一句话,“特朗普总统是对的,我们错了。” 摩尔是特朗普总统经济复苏特别工作组的成员,也是释放繁荣委员会的联合创始人。

经济学家摩尔还认为,鲍威尔讲话默默地承认,其通货紧缩的货币政策抑制了增长,压低了工资。自2018年2月,美联储错误的“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思维,认为增长和工资上涨会引发通胀。美联储愚蠢地压制了强劲的、充分就业及工资上涨的复苏。

摩尔表示,但在过去几年里,特朗普总统是敲响美联储过于紧缩的警钟的人,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和长期市场利率,显示预期通胀率只有美联储目标的一半就证明了这一点。特朗普总统可能虽不是一个训练有素的经济学家,但在如何创造增长方面,却有着不可思议的本能。

在今年年初和大流行前,经济正以本世纪最好的速度疾驰向前。但是,如果美联储遵循了某些人的建议,实际GDP和工资的增长可能会更高,本能地拒绝了普遍存在于现代经济中的错误的增长模式的极限。

本世纪到目前为止,增长一直供不应求,部分原因是世界各国央行对增长的恐惧。1.6%,平均实际GDP增长(RGDP)在小布什前总统和奥巴马前总统的不到一半的20世纪的平均水平(3.5%)。

摩尔撰文说,与2008 – 2009年经济大衰退后的温和复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肯尼迪(Kennedy)和里根(Reagan)经济扩张时期,经济增长率超过了5%。一些经济学家为过去20年的缓慢增长开脱了责任,他们认为,不断下降的劳动力增长使我们陷入了一种新的“长期停滞”。在提名鲍威尔时,特朗普总统希望这位新任美联储主席能出台一项有利于增长的货币政策。出了大门,他什么也没得到。

摩尔还认为,特朗普总统的愤怒是正确的,他认为美联储在对抗虚幻的通胀。与此同时,股市暴跌,增长停滞。如果美联储没有采纳特朗普的建议,并在2019年初改变路线,经济就会倾覆。尽管最近几个月通胀率略有上升,但大宗商品价格仍比两年前低21%。5年TIPS息差仍显示PCE通胀率为1.35%,远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多年了。

摩尔还指出,鲍威尔并没有说他将如何达到新的更高的PCE通胀目标,尽管美联储(可能)使用了所有的“工具”——接近零的利率和数万亿美元的资产购买计划,但仍无法达到旧的较低目标。但如果这种新的思维模式持续下去,那就是好消息。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希望通货膨胀失控,但经济增长和就业人口不会导致通货膨胀,他们与通货膨胀作斗争。更多的产品生产意味着更低,而不是更高的价格。我们应该把未来几年和几十年的实际增长率目标定得更高,而不是更低。贸易、技术和创新在遏制通货膨胀的同时,极大地提高了生产率。

想想谷歌、苹果、沃尔玛和亚马逊对通货膨胀的抑制作用。以前搜索数据通常要花费数百甚至数千美元,但是现在又快又免费。一部手机过去要2000美元。现在,一部手机的计算能力是它的10倍,售价为200美元。在美国,你可以花99美分走进沃尔玛,买到T恤、食品和玩具。

摩尔强调说,特朗普已经说了四年了,经济增长的敌人是通货紧缩,而不是通货膨胀。即使在目前的困难时期,全球对美元的需求也并不短缺,因为全球投资者仍将美国视为自由市场增长和创新的中心。世界需要美元,而恢复世界繁荣的一个关键是美联储提供美元。

美国劳工统计局(BLS)9月4日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上月新增约140万个就业岗位,反映出劳动力市场恢复缓慢增长。该月度报告显示,失业率自疫情爆发以来首次降至个位数,从10.2%降至8.4%。在新冠病毒影响经济之前,这一比率为3.5%,是50年来的最低水平。8月数据显示,自3月以来失去的约2200万个就业岗位出现复苏,7月就业岗位修正后增加173万个,6月就业岗位增加480万个。

特朗普总统在9月4日早上发推特表示,“伟大的就业数据!” “八月份增加了137万个工作岗位。失业率降至8.4% 。哇,比预期的好得多!打破10%这一水平的速度和深度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订阅AMTV
登录获得最新文章
你可以随时取消订阅
订阅AMTV
登录获得最新文章
你可以随时取消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