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司法部起诉两名贩毒的中国上海父子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讯,8月22日美国司法部起诉居住在上海的两名中国公民阴谋制造、分销、走私毒品到美国,经营犯罪企业、洗钱和其他罪行。

美国司法部长杰夫·赛辛斯(Jeff Sessions)宣布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联邦法院公布了一项43项指控的起诉书。该起诉书指控两名中国公民密谋制造和运输致命的芬太尼类似物和250种其他药物到至少25个国家和37个州。起诉书还称,该组织出售的药物直接导致俄亥俄州阿克伦两名患者过量服用。

居住在中国上海的35岁的郑富京(译音,Fujing Zheng,又名戈登·金,Gordan Jin) 和他62岁的父亲郑光华(译音,Guanghua Zheng),被控阴谋制造和分销受控物质,阴谋将受控物质进口到美国,继续经营犯罪企业、洗钱和其他罪行。这些指控可能会被判处终身监禁,因为涉案毒品已致人死命,而被告已被定为“毒枭”,如果罪名成立,他们可被加重处罚,被判终身监禁。

司法部长塞申斯称,芬太尼及其类似物是当今美国头号杀手药物,它们大多来自中国。这就是为什么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司法部对中国芬太尼的威胁采取了历史性的新举措。今年我们首次宣布对该中国公民提起芬太尼贩运的起诉,32名被告在这些案件中被起诉。今天,我们宣布对总部设在中国的郑氏贩毒组织(Zheng DTO)的首犯提出起诉。

起诉书说,郑氏贩毒组织贩卖的毒品至少造成两名俄亥俄州人死亡。司法部部长感谢美国律师赫德曼和他出色的助理律师,刑事执法部门、缉毒局、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部调查局、国税局刑事调查特别探员和邮政局调查员在这个案子上的辛勤工作。通过切断芬太尼及其类似物的来源,我们可以拯救美国人的生命。

美国联邦检察官赫德曼说:正如这份起诉书所详细描述的那样,在俄亥俄州阿克伦至少有两条人命的踪迹指向郑氏父子。10年来,该组织已经在全球范围内运送了致命的芬太尼类似物和其他药物。无论证据指向何处,包括海外,执法部门都会追踪证据,阻止毒品流入。

美国缉毒局代理局长迪隆说:缉毒局将毫不留情地追捕任何将芬太尼类似产品运往美国的人,无论他们在哪里,并将他们绳之以法。这些中国毒贩对美国公民的死亡负有直接责任,我们将在美国法院追究他们的责任。

负责案件的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国土安全调查(HSI)特工弗朗西斯说:这起案件清楚地表明,我们与各级执法部门的合作努力继续产生影响,这些努力展示了美国执法机构终结这种毒品的决心。

“今天的起诉,包括与被告在美国境内和境外走私毒品利润有关的指控,是美国公众的胜利,也是对各地毒贩的挫败,”负责案件的美国国税局辛辛那提刑事调查办公室(CI)的特工瑞恩·科尔纳表示。“美国国税局(IRS)刑事调查的特别探员仍在继续他们的任务,以破获罪犯的非法所得,而这些非法所得是这些罪犯的命根子。”

司法部的起诉书指控:郑氏贩毒组织使用多家公司,包括Global United Biotechnology, Golden Chemicals, Golden RC, Cambridge Chemicals, Wonda Science等,制造并销售数以百计的管控物质,包括芬太尼类似物,比如卡芬太尼、乙酰芬太尼等。他们建立和管理很多个网站,用超过35种语言推销毒品。

从2008年至今,郑氏贩毒组织以中国上海为行动基地,合谋犯罪。他们声称每月可从自己的实验室运送超过16吨的化学品,并可以按照定制以任何数量合成几乎任何类型的化学品,他们通吹嘘其制造定制毒品的能力,并在运输毒品时避免被海关和执法部门发现。他们通过邮件宣称有特殊方式通过美国、俄罗斯、欧洲和其它地方的海关,如果邮件被海关没收,他们将保证免费重寄。

郑氏贩毒组织利用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同谋来接收毒品、重新包装和重新分配毒品,从而掩盖了他们的中国来源。例如,它利用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同谋王斌(译音,Bin Wang)经营的公司走私进口毒品通关,王斌再又将这些毒品运送到美国各地。王斌已承认自己的犯罪行为,并将在今年11月13日被判刑。

起诉书说,在中国取缔某种合成毒品后,郑氏贩毒组织会利用其化学专长制造一种类似物,化学结构稍有不同但效果相当甚至药力更强。他们用这种方式完全绕过了中国对国际麻醉药品销售的限制。

郑氏贩毒组织已经运送邮寄了数百万致命剂量的芬太尼类似物和其他与过量服用有关的毒品至美国和世界各地。

2015年3月21日至28日,郑氏贩毒组织邮寄的乙酰芬太尼导致了俄亥俄州37岁的托马斯·劳赫(Thomas Rauh)和23岁的嘉莉·多宾斯(Carrie Dobbins)的过量死亡。

订阅AMTV
登录获得最新文章
你可以随时取消订阅
订阅AMTV
登录获得最新文章
你可以随时取消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