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反对特朗普总统提名巴雷特为最高法院大法官

9月26日,美国民主党迅速反对特朗普总统提名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并将巴雷特描述为会对民主党人推崇的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和堕胎权等政策重大威胁的人。几位民主党参议员甚至声称,他们将不会与巴雷特见面。

巴雷特的提名还需得到美国参议院的批准,一些民主党议员已表示反对。但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已修改了规则,这意味着巴雷特并不需要任何民主党人的同意。

特朗普总统在距11月3日大选不到2个月时提名巴雷特,可能让民主党人又找到了攻击共和党人的话题,使最高法院提名的过程更具争议性,变得越来越政治化。

不出人们所料,针对特朗普总统对巴雷特的提名,民主党人再次开启了对共和党人的猛烈战火,并声称共和党人无视金斯伯格的遗愿。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和其他民主党人反对特朗普的选择的过程和实质,重点是对平价医疗法案的潜在影响。由于共和党支持的诉讼,该法案将在大选一周后再次提交法院。

拜登批评了巴雷特对奥巴马医保法的言论,并声称巴雷特可能会推翻平价医疗法案。拜登表示,“四年来,特朗普总统一直试图废除平价医疗法案。共和党人十年来一直试图结束它。美国最高法院两次支持这项法律符合宪法。” “她有书面记录反对美国最高法院维持平价医疗法案的决定。““美国人民知道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影响着他们的日常生活。”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来自纽约州的舒默(Chuck Schumer)声称,“金斯伯格大法官的遗愿是,在新总统就职之前,不要有人接替她。共和党人准备不仅无视她的愿望,而且用一个可以摧毁她所建立的一切的人来取代她。““ 我会强烈反对这项提名。” 这个流传着的金斯伯格的遗言还未经确认,据称是金斯伯格在临终前对她侄女说的,但没人可以证实,也还没有被法律认定的文字文件。

来自康涅狄格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司法委员会成员布卢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说,他不会像司法委员会成员的惯例那样与巴雷特会面,以抗议特朗普总统在大选临近时对巴雷特的提名。布卢门撒尔在一份声明中说:“我拒绝将这个过程视为合法,也不会与巴雷特法官会面。”

俄勒冈州参议员杰夫·默克利(Jeff Merkel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提名之前,我们就知道,特朗普总统对任何最高法院提名人的试金石,就是要求他们帮助推翻罗伊诉韦德案。” 罗伊诉韦德案是美国最高法院于1973年对于妇女堕胎权以及隐私权的重要案例。

夏威夷参议员广野庆子(Mazie K. Hirono)说,“总统预计她会支持他对选举结果提出的任何挑战。” 广野是2017年投票反对巴雷特提名进入第七巡回上诉法院的仅有的两名参议员之一。

西弗吉尼亚州民主党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也提出强烈反对,称他在大选前不可能投票给巴雷特。曼钦在一份声明中说:“在总统选举前几周仓促确认最高法院提名人的做法,在我们国家历史上从未有过,这只会加剧分裂。”“在我们迫切需要团结一致的时候,我不能支持有可能进一步分裂美国人民的进程。”

马萨诸塞州的进步党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与布卢门撒尔(Blumenthal)一道,试图让“巴雷特的选择”失去合法性,她甚至还辩称说,特朗普总统和参议院都没有得到大多数美国人的支持。

沃伦在推特上发文表示,“最高法院这种肮脏的两面派做法,是腐败的共和党领导层的最后喘息,他们对自己的伪善已经麻木。这是一个以亿万富翁为动力的政党的最后一搏,这个政党的代表人数过多,不民主,拼命抓住权力,以强加其极端主义议程。”

民主党人警告说,如果被巴雷特的提名被参议院确认,巴雷特将会是任何潜在选举争议的决定性的关键一票,他们认为特朗普本质上是在任命自己的裁判来监督选举。

特朗普总统提名巴雷特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虽然遭到了民主党人的反对,但却也使民主党人在竞选筹款上受益。据分析人士称,在上周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后,民主党活动人士和其支持者仅在过去一周里,就通过其在线捐款中心ActBlue筹集了3亿多美元。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报道称,在美国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这两个关键的“战场州”,多数人表示应该由总统大选的获胜者选择提名人填补金斯伯格去世后留下的美国最高法院席位。根据全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和马里斯特(Marist)对这两个摇摆州进行的两项最新民调结果显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密歇根州可能投票的选民中领先特朗普总统8个百分点,分别是52%和44%,在威斯康辛州则领先10个百分点,分别是54%和44%。

订阅AMTV
登录获得最新文章
你可以随时取消订阅
订阅AMTV
登录获得最新文章
你可以随时取消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