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如果当选,不会选择黑人任副总统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7月20日告诉微软全国广播公司节目记者乔伊·里德,他的副总统名单上有四名黑人女性,但他不会选择其中任何一人。

当乔伊·里德追问拜登,是否会选择一名非洲裔美国女性作为他的竞选伙伴,拜登说虽然名单上有四名黑人女性,但他不能保证会选一位。

拜登对里德说,“我的政府将看起来像美国。”“从副总统到最高法院,从内阁职位到白宫的每一个重要职位…我可以向你保证。”

拜登的此番公开言论,有可能会失去部分原来支持他参选的广大黑人选民,或倾向黑人立场的美国选民选票。

如果当选,77岁的拜登将成为美国历史上年龄最大的当选总统,这使得他的竞选伙伴人选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拜登经常表示将自己视为过渡总统,这让许多政治观察人士相信,他的竞选伙伴最终可能成为民主党领袖,如果拜登在11月赢得大选,很可能成为2024年总统候选人。

拜登称,将需要大约六周的时间来完成审查,他的竞选团队正在对竞选人进行“详细分析”,以便在下个月密尔沃基几乎完全是虚拟的大会之前缩小候选人名单。

拜登说,“黑人女性一直支持我的整个职业生涯。“我一直很忠诚,他们也一直很忠诚于我,所以我向你们保证,我的政府将是一个像美国一样的国家,这很重要。” 他补充说,“无论是副总统、最高法院、内阁职位,还是白宫的每一个重要职位。做到这一点至关重要。”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在白宫玫瑰园发表了一场竞选式的演讲,他认为拜登儿子是民主党政治弱点。

特朗普总统指出,“可是亨特,亨特在哪儿?” 特朗普总统指的是拜登在担任副总统期间,拜登的儿子亨特在一家乌克兰天然气公司的董事会担任利润丰厚的挂名职位。你们都知道Burisma,但什么也没发生。没有人在乎。”

这是共和党对民主党对手的诸多打击之一。特朗普总统一直称78岁的拜登为“瞌睡的乔”,并嘲笑他太累,不适合做这项工作。特朗普总统还称,拜登口齿不清,并把他描绘成是中国的工具,并将拜登支持近期美国各地的示威抗议运动联系在一起。

特朗普总统的连任竞选团队揭露拜登是一个倒霉的极左工具,他们认为拜登是社会主义激进分子可以利用的空船。特朗普的新竞选经理比尔·斯特皮恩(Bill Stepien)周二表示,“我们将揭露乔·拜登(Joe Biden)是一个倒霉的极左工具。”

副总统彭斯7月17日在威斯康辛州访问期间也提出了这个问题。彭斯副总统强调说,“拜登只不过是一支汽车笔,一个带有激进议程的特洛伊木马。激进议程包罗万象,会把这个国家变成一个完全无法辨认的样子。”

特朗普总统在7月14日周二说,“拜登变得极端左翼”,并暗示他将“废除郊区”。他指的是民主党支持废除种族隔离示威行动,第二天,他在推特上发文,指出拜登和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之间有一个秘密“协议”,“甚至比伯尼想的还要左”。桑德斯自称是民主社会主义者,已在初选中被彻底击败。

拜登竞选团队发言人鲁索发表声明辩称说,“特朗普竞选团队试图把拜登描绘成不是他本人的样子,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唯一的新进展是,他们在试图推销另一个荒谬的理论时,表现出越来越疯狂的绝望。”

早在今年3月2日,特朗普总统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的一次集会上,就是把拜登描绘成一个倒霉的人,但比他的竞争对手更“温和”。特朗普总统表示,“老实说,我认为他并不知道自己要竞选什么职位,这并不重要。你知道,也许他能入选是因为他更温和一些。”“所以也许他能进入,但他不会去经营。”拜登在首都华盛顿有机构主义者的名声,事实证明他是一个难以捉摸的对手。

自从美国在2月底公布了第一例死于新冠病毒病例以来,拜登一直攻击特朗普总统应对新冠病毒的处理方式,但是在拜登支持的示威抗议运动后,示威者不遵守保持社交距离和戴口罩的建议和法令,使疫情迅速蔓延和扩散,目前已造成逾13.8万美国人死亡,经济陷入瘫痪。

前新罕布什尔州共和党参议员格雷格(Judd Gregg)。他在国会山媒体专栏的一篇文章中推测,民主党的“社会主义进步派”将安排一位副总统候选人,并将利用第25修正案,会在拜登当选后的几个月内发动政变推翻他。

民主党人表示,特朗普总统将拜登描述为社会主义者的做法,是说不通的。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的前总统竞选助手伊恩·萨姆斯(Ian Sams)说,“这就像是说可口可乐是砷,”希拉里在2016年的竞选中失败”选民们比这更聪明。”

拜登在担任参议员和副总统的数年时间里,在华盛顿树立了机构主义者的名声,事实证明,他是一个难以捉摸的对手。他不像特朗普总统那样受人爱戴或受人憎恨。调查显示,2016年特朗普最终赢得了他们。

拜登竞选团队发言人比尔·鲁索在一份声明中说:“特朗普竞选团队试图把乔·拜登描绘成不是他本人的样子,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唯一的新进展是,他们在试图推销另一个荒谬的理论时,表现出越来越疯狂的绝望。”

拜登对进步人士做出了一些让步,试图团结民主党,避免左翼叛变,这对希拉里造成了2016年的伤害。他最近呼吁到2035年实现100%的清洁电力,这招致了特朗普竞选团队的猛烈批评。但他拒绝了党内最自由的想法,比如终结私人保险的“全民医疗保险”制度。

订阅AMTV
登录获得最新文章
你可以随时取消订阅
订阅AMTV
登录获得最新文章
你可以随时取消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