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防部官员概述美国核威慑战略

美国国防部图片:2019年11月21日,一架分配给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第340武器中队的B-52H同温层堡垒轰炸机,从内华达州内里斯空军基地(Nellis Air Force Base)起飞,参加武器学校的整合

美国国防部负责核和导弹防御政策的国防部副助理部长罗伯特·苏福尔(Robert Soofer)9月2日表示,美国两党广泛支持核三合一系统的现代化,其中包括轰炸机、洲际弹道导弹、潜艇及其控制系统。

苏福尔今天在美国空军协会米切尔研究所的核威慑论坛上说,要理解人们对W76-2战斗核弹头支持程度的分歧,就必须了解核威慑的最佳方式的两种观点。W76-2是一种低当量的战术核弹头,不同于核三联导弹。一个例子就是潜射弹道导弹核弹头。

苏福尔说,每种思想流派都有自己的拥护者,包括国会议员、利益集团和智库。第一种思想被称为简单核威慑,有时被称为最低威慑。苏福尔表示,人们的想法是,威慑最好是通过有限数量的核武器来实现的,例如,可以摧毁敌人一定数量的城市。威慑的可行性取决于对手对不受控制的核升级的恐惧。第二种思想被称为复杂核威慑。

苏福尔指出,这表明,核威慑可能更加复杂,需要了解对手以及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这一战略还密切关注核平衡,重视确保能够威胁对手的核力量的生存能力。”

苏福尔认为,“这种复杂的核威慑方式大约从20世纪60年代以来就一直是美国核政策的基础。它的基础是向总统提供一系列选择和能力,特别是在地区冲突中,这些选择和能力可以在任何情况下阻止俄罗斯使用核武器。”

苏福尔还说,这一点尤其重要,因为俄罗斯扩大了其核能力,并奉行先有限使用的原则,即使用低当量战术核弹头。

苏福尔还指出,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在使用核武器时没有采取“不首先使用”的政策。他补充说,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情况必须是极端的,这意味着要捍卫美国、盟国和伙伴的重要利益。

苏福尔还强调说,美国核战略的目标是双重的。“首要的是制止战争,包括常规战争和核战争;其次,如果核威慑失败,就必须阻止进一步使用核武器,希望能在可以想象的最糟糕的核灾难出现之前结束战争。”

图片说明;2019年10月25日,一架超音速空军B-1B枪骑兵战略轰炸机在卡塔尔乌德空军基地的美军中央司令部作战区内飞行。

因此,苏福尔在发言中表示,美国的核战略并不仅仅依赖于对对手进行大规模和即时的攻击,尽管美国保持着这种能力,以阻止对手考虑对美国发动第一次袭击。“大规模袭击将意味着我们核战略的失败。相反,我们在2018年核态势评估中,所阐述的核战略要求以灵活的能力进行有针对性的威慑,包括核能力和有限的、渐进的反应选择的适当组合,这是过去60年来历届政府所重视的。

苏福尔说,总而言之美国的核战略是决心和克制。“我们有限地使用核武器来回应俄罗斯或中国的攻击,是为了展示我们的决心,让对手相信,在考虑使用核武器时,它真的是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苏福尔表示,这项战略还传达了克制的信息,向对手发出了这样一个信息,即如果它继续沿着核升级的道路走下去,它将失去更多。

订阅AMTV
登录获得最新文章
你可以随时取消订阅
订阅AMTV
登录获得最新文章
你可以随时取消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