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表示,处方药中间商正在挤压独立药店

全美电视7月9日华盛顿报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今天表示,处方药中间商,也被称为药房福利经理(PBM)通过抬高药品价格来中饱私囊,其中包括向癌症患者收取过高的费用。

联邦贸易委员会主席莉娜·可汗(Lina M. Khan)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联邦贸易委员会的中期报告列出了占主导地位的药房福利管理人员如何提高药品成本,包括向癌症药物的患者收取过高的费用。”“报告还详细说明了药品福利管理机构如何挤压独立药店,而许多美国人,尤其是农村社区的人,都依赖独立药店提供基本医疗服务。”

几十年前,美国药房福利管理人员开始作为行政人员,验证和处理由单独的保险计划提供的药房福利。联邦贸易委员会在其报告中指出,经过多年的收购,这种情况已不复存在。

药品福利管理机构现在作为垂直整合的健康计划和药剂师,通过协商数亿美国人获得处方药的条款和条件,对药品的可获得性和成本施加了巨大的控制。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指出,美国最大的三家药品福利管理公司,CVS Caremark、Express Scripts和OptumRX现在管理着美国近80%的处方。如果再加上Humana Pharmacy Solutions、MedImpact和Prime这三家最大的公司,这六家公司将监管提供美国94%的处方药。

这六家最大的药品福利管理公司都经营邮购和专业药房,其中CVS Caremark经营着美国最大的零售连锁药店。这六家公司中有五家现在是医疗保健企业集团的一部分,其中包括美国五大医疗保险公司中的三家。

对许多美国人来说,这种设置是一个可怕的设置,凯撒家庭基金会(KFF)调查的大约十分之三的成年人表示,由于成本原因,他们限制或跳过处方药的剂量。

这种情况也催生了药房沙漠,特别是在美国的农村地区,2013年至2022年,有20%的独立零售药店关闭。联邦贸易委员会表示:“某些药品福利管理机构可能会引导患者前往其附属药房,而远离非附属药房。”

根据美国联邦监管机构的调查结果,在两种案例研究药物上,附属药店获得的报销率明显高于非附属药店。报告指出:“这些做法使得隶属于三大药品福利管理公司的药房保持了远高于估计药物采购成本的配药收入水平,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仅两种癌症药物就带来了近16亿美元的额外收入。”

联邦贸易委员会表示,药品福利管理机构和品牌制药商有时会就回扣进行谈判,条件是限制获得可能成本较低的仿制药,这可能会切断患者获得较低成本药物的途径。

该报告是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于2022年发起的一项正在进行的调查的一部分,在美国立法者寻找处方药高成本背后的罪魁祸首时,它可能会成为行动的声音板。

不过,医药保健管理协会(PCMA)抨击了药房福利经理组织所称的有偏见的报告,该报告“基于匿名来源和自利方的轶事和评论”,以及两个“精心挑选的案例研究”。

发表评论
Subscribe to AMTV newsletter
Sign up here to get the latest news, updates and special offers delivered directly to your inbox.
Welcome to AMTV. Thank you!